704888.com

ĵǰλã 主页 > 704888.com >

财神爷心水论坛青年作家【你说江湖难言后来】

ڣ2019-10-07

  吴婷婷,贵州师范大学在读生,文学爱好者,喜欢阅读和写作,有作品发表于网络和纸媒平台。

  你说,江湖是成年人的童话。春风十里一杯酒,夜雨潇茫百帐灯。天涯路,漫满长,仗剑;黄沙风,烈狂嚣,猎酒。问路不问心,问心多是问不得几路行,行在江湖,浪迹着佩上一把最得心应手的剑,骑最快的马,讲最大的义,喝最烈的酒,爬最高的山,走最长的路,杀最毒的人。疏狂不问前路,离合半生笑,酒里度平生。

  后来,秋的季,偏是到了这的年,总是爱干些冬的事。飞雪连天已没了想要遇着的白鹿,笑书神侠早失掉了远走的碧鸳。空回谷,清寂音,金戈锈,铁马逝,如画江湖,狼烟近尽。倒是雪秋的寂寥,大片片的留下,是越来越长地漫满茫,遍遍地的。

  你说,恩怨分明,爱恨清了,江湖正道的光是永远清金色的照着,坦坦荡荡。江湖的歌也是一直都在延伸着,不断长,不断长,是部部曲的《笑傲江湖》的调子。

  后来,故事里的人是永远的留在了故事里,从未转身。刀剑同梦同幻,刀似歌,剑如曲,一入梦千秋。是万分念着《碧血剑》故事里的何红药的,也快是不要再是说着些不要芍药将离意的事了,亦不要偏单是言着想是要做下世的温仪,若是真是有着那来世的事,再也不遇夏雪宜,是最大的幸运事了。我亦有着喜欢的剑,来自于昆仑山天然形成的山玉,名字叫着“源冰”的冰剑,它只有一个主人,是永远的只有一个的,它的主人是个忧郁的“郁”姓女子,单名一个“紫”,一幅高贵冷艳的洒脱模样,他们的故事,带有我关于武侠所有的好。

  你说,江湖里高山流水,年岁锦瑟,韶华如阳。水袖长,红裙扬,一舞绝艳;曲声微,弦音起,一曲绝尘。一而青衫抚琴,一而红裙作舞,从此,山遥水长,一人抚琴一人舞,一花一影亦相随。沧海一声笑不言,又是怎会的意于关于芍药是否是那“将离”的意。名与利,生与死,早与暮,一壶浊酒尽去尽,是皆忘淡了的。

  后来,絮飞花谢风临散,春尽此朝红颜老,宁不知所言,宁不知所谓,宁不知所在何处,宁不知所爱何物,宁不知多是人两不知,花落与人亡。良辰美景奈何天,滔滔爱恨重重,大浪淘沙,沙不尽,恨山高,怨水长。

  你说,江湖路,明月照,昭昭耀,白色调,明撒路,丽在心。眼回顾,满目风景里的事,都是温热的侠骨铮铮。江湖正道,沧桑万般变化,以“义”为火,用“意”则伴,派与派的,为着这同心同信的“道”,各自的找着属于自己的,是被称为归宿的地方。信仰,信心,自我修正更新,自我的忏悔,他们概念里的真意,一直的都在路上。倒是多的是想说什么便说什么的直来直去的脾性,批判起人来那也是万分不含糊,语言没那么注重于儒士的委婉含蓄,他们的句子,是那种尽心而又是极其简单明了的,总的那是真的事去了。爱与恨事是分的清的,道义的,那是高于一切。从不会有着些模模糊糊的,傻呆呆,犹犹豫豫的小家子气,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江湖的,也是有着其共信共通的事,那是太大的洒洒脱,万分潇潇然寂静的安和模样。

  后来,天高云稠,月如钩,昔人故,万事皆陌。红尘滚滚,风与雨,大得惊人,多是些关于清寒的觉得了。悲喜相付尽,滞留今人孤,月是苍白死人脸,雁离不回望。平生欢颜,多言江湖,还未“江湖”,就已失了江湖。古龙走了,梁羽生也走了,随着的,金庸也离开了,是头也不回的,永远的远走了。绘江湖的人离去,走江湖的人迷离,江湖里的那些人,永远的在故事里,是永远的缄默不语。江湖远走尽去,江归江,湖归湖,江不离湖,湖不离江。多久后,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当年以前一起背过的关于七剑的名字,一起骂过的一个叫夏雪宜的毒心人以及许多许多关于武侠世界里的故事。我希望的你是万分清楚明了的记得的,就像当年的故事还是在昨天里发生着的事一般。

  你说,少时江湖,风树河图,千山暮雪只影,三山五岳仗剑高歌舞。欢乐几多趣,三两成排成行,聚句话欣肠。江湖之景,山在,雪在,大漠在,风也在。有人的地方即是万里江湖的长风。对酒当歌,曲曲声伸,临风对月尽心酌。那小时的你,是看着部部连接不断的剧的武侠的,执念于武侠的世界,偷念着刀剑之间侠客的行梦。现实里的,总是想要去和同伴之人“切磋”武侠世界里的各种招数,在某个放牛的山坡上,任牛四方乱走,只端坐于一棵大树下,模拟着故事里各种类型的武功招数,想是突然的就快是要练成那“降龙十八掌”的绝世神功秘籍,哪管那牛这会儿的又是去了哪里,又将是要吃了谁家的菜和麦,只待着回去慢慢的挨揍去了。也是爱做些削剑与刀的事的,或是竹,或是木,孩子的事,对于刀剑之心,总是热情洋溢如火多一些的,只削一把叫做“屠龙”的刀,亦或是“倚天”的剑,便是可以兴欣然跑去比试了,胡乱乱的相对而舞,有时是两个人,有时是一群人,看是谁的刀剑更为精致而坚硬,过后的,又是免不得的一番激烈的讨论。刀剑的事,不像简单的事,倒是个关于身份的,就如同真正里的武侠世界。有把自己削的精致而坚硬的刀剑,对一个有着强烈武侠之心的孩子,不仅是来自于同伴的赞赏和羡慕,自己的,在这样的“铸”的过程里,倒是更为快乐得多的。上着课,也还是要偷看着关于江湖武侠类的书的,听着课里的走神间,幻想着是突然的遇着个白发苍银的绝世高人,是硬生生的要把他多年的武功修为传授于你,像是书里的,你也偏是不许了,他也说着你是他寻了好久的有缘之人,像是假意里的委屈,最后的你是不同意似的欣然接受了。有时候也是这样的想着,自己就是书里某个武功盖世的英雄,手执神剑,脚踏灰黑大雕,来去如风笑匆匆,不平之处,便是常往之地。那桥下的说书人,正意气正浓的讲着你做过的每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壮举,台下人山人海,欢呼声声不断。女孩子的江湖,多沉迷于江湖故事里各式美女子的潇然仙气,亦或是美加烈的强霸之风。那小时的女孩,总爱做的,是用自己每天存着的零花钱,去买各样的贴纸,最多的便是刘亦菲所演的小龙女,白衣胜雪,飘飘然,翩若惊鸿。是满书,满笔记本里的都是贴着的,像是宝贝一样。

  后来,江湖爱恨情短路长,无思量,满处人凄凉,秃树老翅寒鸦,荒草树焦茫。童年种种,如大漠孤烟,直直消散而去。别离离,萧筑为变徵之音。何事秋风落叶风尽扫,山荒,树枯,雪融,遍地空气里,黄沙铺满。长歌长,孤烟凉,花骨残,繁华退,英雄尽泪层层霜。江湖风月,只此心藏。如星如月如风如影,江湖之味,渐行渐远。长举杯久醉,长念江湖久失,也只是在梦里才能是突然的想起那过去里关于江湖的事了。许是多怪这智能化的的信息时代,直教人多失了从前的许多自制的原生态的欢趣。现在的孩子,是从来的都不会想着过去里游戏的快乐的,亦是想不出来的。手机盛行的时代里,都是躲着在一个少人的角落独自的玩着游戏,玩得两眼发黑,快是晕厥了过去。有时,也玩一些关于和自然交流的游戏,只可惜,都是些人工制造的塑料物,谈不上有多的交流度。说上关于江湖制剑铸刀的事,都是去商店里直接的买了,真是方便又快捷,忘了的时候,丢也是很方便的,是没有半点的情怀可言的。少时江湖事,只是在少时了,现在的我们失掉了写江湖的人,也快是要死掉关于江湖的那颗侠义之心了。过去的江湖之心,永远错失的时光,恰如悄盛于漠北的紫色点花,是慢慢的快是要萎谢了。江湖景色,浮华为梦,只如云烟流沙,也是永远的自顾自的流走殆尽了。

  你说,江湖的事,多是愿着的事,江湖里的故事终是梦着的方向。看是花非花,雾非雾的世界,江也非江,湖也非湖的。江湖是潇潇刀剑酒义里的道气。

  后来,我们,现实里的,刀不知何去何从,剑指苍穹,一切都还是避不了雨打风流云散的大梦初醒。故事里的人从未转身,故事里的事早已淡淡然而去。飘零久后,往来从去的,心对于它还是万分热的。

  总还是万分希望的,只在这栀子花开的六月季里,还能听你道上一句:我们,江湖再见!

  《齐鲁文学》(季刊)是齐鲁文学杂志社主办的刊物之一,分别是【春之卷】【夏之卷】【秋之卷】【冬之卷】。以“时代性、探索性”为办刊宗旨,财神爷心水论坛不断发掘和推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诗人、作家,名篇佳作如林。富有时代气息,可读性强。